• 周六福二战IPO:存货高企卷入多个商标纠纷

  • 发布日期:2022-08-10 08:58   来源:未知   阅读:

  周大福、周大生和周六福,傻傻分不清。在众多“周姓”珠宝品牌里,又有一家公司启动上市。

  近期,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周六福”)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拟登陆深市主板。计划募集资金14亿元,用于营销网络扩建、电商平台升级、品牌营销及门店综合能力提升和补充流动资金。

  2019年首次申报IPO时,证监会发审委曾对周六福的加盟模式收入占比超过80%、多起商标权纠纷、存货较大且增长较快等问题提出过问询。在经历了更换保荐机构后,2020年10月份的发审委会议上,周六福首发却未获通过。

  这一次,周六福珠宝重整旗鼓,更换了保荐机构卷土重来。不过同时,伴随其品牌故事、生产销售方式、产品质量等方面的质疑声,依然存在。

  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生这些“周氏”珠宝品牌中,周大福和周生生已创立近百年,是最早与“周”有关的珠宝品牌。

  其中,“周氏”珠宝鼻祖周大福的历史最久远,可以追溯到1929年,前身是位于广州河南洪德路的“周大福金行”,主要经营传统的黄金饰品,寓意“大福大贵”,其创始人是广东顺德商人周至元。

  1956年,周大福由周至元女婿郑裕彤接手,首创了四条九金(也就是含金量为99.99%的足金)的概念。2011年12月,周大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目前市值约1600亿港元,是港股市值最大的珠宝公司。

  周生生的创始人也姓周,只不过成立时间在稍晚的1934年,其创始人周芳谱和周大福创始人是顺德老乡。周生生早在1973年就成为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珠宝公司,目前市值约56亿港元。

  周大生则出现更晚,1999年由福建人周宗文开出了第一家专柜,虽然尚谈不上老字号,但也在2017年成功登陆深交所,目前市值约140亿元。

  相比之下,周六福的创始人是由广东潮汕出生的李伟柱、李伟蓬兄弟在2004年创立。尽管名字与周大福、六福珠宝等品牌有相似之处,但创始人既不姓周、也非老字号,因此常被吐槽为“傍大牌”,甚至被称为“山寨”。

  2016年,周六福在中国香港开出了第一家门店,店铺位置正对着周大福。据媒体报道,新店开业当天请来了刘嘉玲担任嘉宾,刘嘉玲表示,自己刚开始也以为邀请她的是周大福或者六福珠宝,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周六福。随后,刘嘉玲打圆场说,“其实叫什么名不要紧,最重要的是生意兴隆”。

  还有媒体扒出,周六福曾官网写道,集团成立于十八世纪初,实力雄厚,信誉卓著,是一家专业制造销售珠宝首饰的大型企业。这段描述中,周六福试图将自己打造成拥有300年经历的老字号。

  据了解,实际上周六福最初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深圳市周天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2012年3月,公司更名“深圳市周六福珠宝有限公司”,4个月后,再度更名为“周六福珠宝有限公司”,并于2018年11月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由于与众多品牌名称相似,周六福常常陷入商标以及著作权纠纷中。据媒体报道,2002年,周大福曾经把周大金背后的一家上海公司告上法庭,2012年,周六福曾诉周百福侵害商标权。2015年5月,香港周六福珠宝国际集团将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送上了法庭。

  两年前发审委问询中,即关注到了周六福商标、品牌保护等问题,要求其说明主要商标的取得及使用情况、多起商标权纠纷的原因等。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周六福涉及的497条法律纠纷中,有344个侵害商标纠纷相关案件。据此次更新披露的招股书,目前公司仍然存在数起未决诉讼。

  彼时发审委提出,周六福加盟模式下实现的收入占比超过80%,销售模式是否符合行业惯例;加盟商和周六福是否存在实质和潜在的关联关系;部分销售额高的加盟商销售波动较大或合作期限较短的原因及合理性等诸多问题。

  对此,周六福招股书中称,加盟模式使公司能够快速占领市场,符合公司所处的品牌发展阶段及公司所制定的“渠道优先”战略要求。但也承认若发生加盟商大规模地自主撤店停止经营或转换品牌、无法续约店铺租赁合同或联营合同等情形,公司的经营发展会受到影响。

  根据公司最新递交的招股书显示,近三年内周六福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82亿元、20.01亿元和27.0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03亿元、3.86亿元和4.29亿元。

  加盟商方面,截至2021年12月31日,周六福拥有加盟店3694家、自营店70家,终端门店覆盖全国30余个省、直辖市、自治区。

  从收入结构来看,报告期内,公司加盟板块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7.90亿元、13.36亿元和15.56亿元,分别占整体主营业务收入的82.05%、66.77%和57.45%,表明周六福依然维持着“加盟模式为主、自营模式为辅”的业务模式。

  在加盟模式下由于向加盟商收取服务费,大大提高了公司的整体毛利率。报告期各期,周六福主营业务毛利率较为稳定,分别为36.27%、37.62%及34.92%,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25%左右的水平,周六福解释为主要系销售模式及产品结构存在一定差异所致。

  在周六福的加盟政策中,公司向加盟商收取服务费(包含特许经营费和品牌使用费)。

  具体来看,对于不同产品的采购,加盟商需要向周六福缴纳不同标准的品牌使用费。针对素金产品,加盟商新店开店需要上缴5.5万-8万元的费用,此后每年收取4万-6万元的服务费 。

  针对钻石产品,加盟商新店需要缴纳10万-24万元品牌使用费,此后每年上缴6万-1 6万元; 特许经营店铺中,新店加盟需要缴纳3万元费用,此后每年上缴1万-3万元。

  2019年至2021年公司收入中,除去产品销售之外,服务费收入占公司总收入比例依次为17.28%、24.05%、30.59%,比重呈逐年递增之势。

  而服务费可谓一项暴利收入。2019年至2021年,周大福仅服务费这一项的毛利率分别为100.00%、99.33%、99.87%;相比较,公司产品销售毛利率较低,同期分别为24.30%、23.33%、12.60%。

  不过,虽然从加盟商身上收取服务费看起来一劳永逸,但也潜藏风险。招股书中公司坦言,加盟模式下经营管理的主导权由加盟商自行把控,不排除加盟商因自身利益考量违规经营的风险。

  另外,若加盟商自主撤店或转为投资其它珠宝品牌,而公司又无法对空缺的渠道进行及时、有效的招商和调整,则公司收入将面临增长放缓甚至下降的风险。

  在周六福近两年自营比重提升的过程中,电商渠道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报告期内,其电商业务主营业务收入占比从2019年的12.95%提高到2021年的28.14%,去年京东和唯品会成为前五大客户中的前两位。

  本次 IPO 拟募资 14 亿元,也主要用于营销网络扩建项目、电商平台升级项目等,其中后者拟投入金额1.09亿元,主要用于升级公司现有电商平台和拓展新平台,以及扩充办公和仓储场地,同时引进人员设备。

  2020年证监会发审委会议曾对周六福存货余额较大且增长加快的原因及合理性提出询问,如今这类问题依然突出。

  报告期内,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8.4亿元、11亿元及12.5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高达62%、70%及65%。存 货由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原材料、在产品、委托加工物资及周转材料构成。

  其中,库存商品为大头,期内占存货余额的比例分别为69%、69%及79%。

  招股书中,申报会计师将存货确定为关键审计事项,认为存货主要为钻石镶嵌、素金首饰,具有体积小、单位价值高昂、易被盗窃、难以辨别真伪的特性,并且其价值容易受黄金、铂金及钻石原料的市场价格波动而变动,因此其存在性和减值风险较大。

  生产模式上,周六福依赖于委外加工。公司首次IPO时曾披露,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委外加工的成本分别为4.74亿元、7.95亿元、12.14亿和4.59亿,分别占其总加工成本的76.77%、88.51%、92.87%和96.64%。

  虽然新披露的招股书中并未透露公司委外加工的比例,但其表示,生产环节在珠宝产业链中的附加值相对较低,因此公司生产模式以委外加工为主,结合少量自行生产。

  但对周六福来说,委外加工可谓一把双刃剑,好处是公司无需在生产研发上过多投入,报告期内其研发费用率分别是0.12%、0.19%、0.35%,相对较低;但同时,也对公司的产品质量把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截至目前,雷达财经在黑猫投诉检索发现,针对周六福产品有300多条投诉信息,投诉内容涵盖了销售服务、产品质量等方面,如产品变形售后不退、隐瞒黄金克数误导消费、产品质量差出现断裂等问题。

  据《消费者报道》统计,2017年至2022年间,周六福曾累计7次登上质检黑榜,遭到多个省市监管部门通报。

  在市场人士看来,品控问题的出现,导致品牌口碑逐渐下滑,长此以往对周六福而言并非是件好事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