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学院派教练PK球员教练带兵打仗还得靠扛过枪的人?

  • 发布日期:2022-08-06 04:19   来源:未知   阅读:

  本周一,汉堡迎来了最近10年的第16位主教练——贝恩德·霍勒巴赫。这位昔日汉堡铁血左后卫的上任,令德甲又多了一名顶级联赛职业球员出身的主教练。这种类型的教练在德甲几乎已是反潮流的存在,本赛季初,教坛风头最劲的几乎都是学院派少帅。这些踢球碌碌无为甚至根本没当过职业球员的教练,引起了绍尔等退役名将的巨大反感。随着几大少帅不同程度跌入低谷,重新扩张且势头良好的“泥腿子”阵营似乎正在形成对学院派的反攻。

  当今德甲的学院派教练,以现年30岁的霍芬海姆主帅纳格尔斯曼、32岁的沙尔克04主帅泰代斯科和36岁的斯图加特主帅汉内斯·沃尔夫为代表人物。

  这三人率领的球队在联赛初期均表现不俗。其中,泰代斯科顶着赶走赫韦德斯的骂名,逐渐找到适合球队的打法,使矿工步入正轨;纳格尔斯曼的霍村延续了上赛季的神奇,主场力克拜仁,再次震惊德国足坛;而沃尔夫率领的升班马斯图加特也凭借稳健的防守和出色的主场战绩,稳居中游。

  但随着赛季深入,几支少壮派教头的球队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困难。沙尔克11场德甲不败的光鲜背后是胜率较低的现实,近期更是7轮仅获1胜;纳格尔斯曼的球队则在欧联杯压力下,愈发不堪重负,虽依然保持着遇强则强的本色,但面对弱旅频频丢分;斯图加特则受苦于联赛第三差的进攻能力和最差的客场战绩,距离降级区渐行渐近。

  这种背景下,汉堡任命霍勒巴赫这位本队名宿掌印,做出了一个冒险而激进的选择。上赛季,这名与NBA巨星诺维茨基一样生于维尔茨堡的性格主帅,刚刚带领家乡球队从德乙降级,而他在德甲担任主教练的经历则是一片空白。然而,病入膏肓的汉堡已无退路,过往的赛季已数次证明,即便斯洛姆卡、拉巴迪亚、吉斯多尔等中庸的选择能够率队保级,也不过是苟延残喘。与其这样,不如另辟蹊径,用球员时代作风勇猛、执教后治军严明的霍帅在精神上给予球队刺激,或许反而可收奇效。

  汉堡清楚认识到,场上失魂落魄的根本原因在于内部。近年来,球队的高价引援,如霍尔特比、科斯蒂奇、哈恩等人均在加盟后跌入职业生涯最低谷。球队不够理性的自我定位和错误的转会策略(如高价引进没有德甲经验的巴西球员华莱士、道格拉斯·桑托斯)使情况愈发恶化。本月,更是遭遇有意要转会的华莱士拒不到队报到的丑闻。请来霍勒巴赫这名狠角色,汉堡为的就是重塑凝聚力。

  这种注重精神作用的换帅,在本季德甲已非首次。10月初,72岁老帅海因克斯第4次来到伊萨尔河畔,至今18场各项赛事豪取17阵,在联赛领先第2名16分之多。拜仁在德甲实力超群,换帅前的问题主要在于内部将帅失和。球员时代和执教生涯皆是足坛翘楚的海因克斯履新后,凭借崇高威望和丰富经验率队三线奏凯,球队内部也是其乐融融。

  本赛季,还有其他三位几乎与霍勒巴赫同时代的德甲球星执掌德甲球队帅印,分别是生于1971年的勒沃库森主帅赫利希、与赫利希年龄相同的法兰克福主帅尼科·科瓦奇以及生于1976年的柏林赫塔主帅达尔道伊。

  几名中生代前球员教练率领的球队渐入佳境。勒沃库森在赫利希率领下回到了最熟悉的“老二”位置;大科瓦奇的法兰克福积分追平多特蒙德,距离第二也只有1分之遥。看来,中生代前球员军团大有反超学院派少壮教头之势。

  对于这两种派系的教练,德国前国脚绍尔在去年12月的表态,引起了轩然大波,“泰代斯科和沃尔夫等学院派教练,对于人和球员根本不感兴趣,这会造成我们失去最基本的东西。小球员们再也不敢盘带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们精通18种体系、如何回追和放屁(原话如此)。”同时绍尔还认为,对于天赋异禀和颇具性格的球员,诸如里贝里和埃芬博格,学院派教练将是灾难般的存在,他们的天赋将被压制,甚至面临被扫地出门的危险。

  绍尔此前作为评论员供职于德国电视一台,如今双方解除了合作,部分原因便是其口无遮拦的大嘴。绍尔的发言一石激起千层浪,总体来看,还是反对者居多。那么,学院派教练和前球员教练都有何所长,又有何所短呢?绍尔的发言站得住脚吗?

  纳格尔斯曼于2016年2月就任霍芬海姆主帅,霍村之前在荷兰老帅斯蒂文斯率领下仅列德甲倒数第二,形势岌岌可危。年仅28岁的少帅上任后14场联赛取得7场胜利,率队提前1轮保级。

  纳帅给人最深刻的印象还不是球队战绩的显著提升,而是其临场指挥能力。纳帅上任后不断摸索适合球队的阵型,尝试不同的人员和打法。他比赛当中给球员传递小纸条、临场进行大变阵这样的事情也被传为佳话。经过半季实战,纳帅在2016-17赛季为霍村找到了最佳答案,那就是3322阵型。此阵中,此前不温不火的鲁迪一跃成为绝对核心,在奥格斯堡和科隆都不能坐稳主力的福格特,一举成为防线大闸,而本是平庸边锋的楚伯被纳帅改造为左翼卫,成为左路攻防重要一环。这3名球员能在纳帅手下迎来华丽转身,并非实力突飞猛进,而更多仰仗纳帅的知人善任,最大化发挥球员的特长。

  其好友泰代斯科的情况颇为相似。上赛季,泰代斯科也是临危受命,依靠其擅长的343阵型帮助德乙奥厄顺利保级,由此开启执教生涯。夏天来到沙尔克后,他本欲移植343,无奈效果不佳。这位出生在意大利的少帅穷则思变,将阵型调整为3322,并创造性地让原本司职前腰的马克斯·迈尔回撤,担任单后腰,从此球队进入正轨。后防老将纳尔多则迎来“职业生涯第六春”(沙尔克经理海德尔语),成为德甲半程最佳中卫之一。可见,学院派教练对于球队战术打法和球员特点的紧密结合,是其安身立命的杀手锏。

  纳格尔斯曼2010年便加入霍芬海姆U17梯队,担任助理教练。到2016年出任一线队教练,他经历了球队所有的基层教练位置,对诸多青训选手知根知底,这也难怪聚勒、阿米里和盖格等自家青训小将能立即出人头地。泰代斯科的发展轨迹与纳帅大致相同,也是从基层干起,先后供职斯图加特和霍芬海姆青训,在与年轻人的沟通以及对他们的使用上具备先天优势,本季法国小将阿里特在德甲一炮走红,不满20岁的美国小将麦肯尼也出人意料成为重要轮换棋子。

  再者,学院派教头还非常擅长根据对手特点,针对性地安排比赛策略和人员,他们与时俱进和创新的能力要明显强于传统教练。

  但另一方面,精研战术的学院派教练,容易以一种“理科”精神使比赛损失几分激情和浪漫,添加几分程式化机械化。例如沃尔夫率领的斯图加特,施瓦本球队的得失球总和在德甲名列倒数第一,而战绩骄人的沙尔克在本方持球进攻时也往往显得办法不多。学院派教练不提倡大开大合的足球,这是显而易见的。不过,这不能成为他们摧毁比赛的论据。年年换帅的沙尔克、失血不断的霍芬海姆、升班马斯图加特,他们的实力注定他们不能成为比赛的绝对主导者,追求结果无可厚非。

  相对学院派教练,前文所述的4位中生代前球星则有着另外的特质。同德甲生涯吃到近百张黄牌的霍勒巴赫一样,尼科·科瓦奇和达尔道伊在球员时代也都是不可不扣的斗士。他们三人虽都没有惊人的足球天赋和显赫的个人荣誉,但都能从精神层面带动全队。

  球员时代,生于柏林的尼科·科瓦奇基本都在德甲度过,他与其弟罗伯特的兄弟组合也被人津津乐道。尼科在场上作风勇猛,甚至在2001年得到了拜仁的青睐。在克罗地亚国家队,他常年担任主力后腰和队长,喜欢佩戴发带的他有着出众的领袖气质。

  退役后,科瓦奇便开始了教练生涯,在2014年作为主帅带领祖国克罗地亚参加了世界杯。2016年,科瓦奇就任法兰克福新帅,次年便率队打入德国杯决赛,憾负多特蒙德。本赛季,科瓦奇带领法兰克福更上一层楼,成为了拜仁身后第二集团的一员。黑森州球队打法硬朗,整体性极强,用24个进球便换来30个积分,球队的朴实无华也像极了球员时期的科瓦奇。值得一提的是,法兰克福的客场积分高达21分,仅比第一的拜仁少一分。客场作战愈加坚韧,科瓦奇对球队施加的精神影响可见一斑。近期,与法兰克福合约2019年到期的科瓦奇也被德国媒体视为海因克斯接班候选,这是对其执教风格和能力的最大认可。

  无独有偶,球员时代同样司职后腰的达尔道伊也是一名悍将,曾担任匈牙利队队长。球员时代,他与科瓦奇在柏林赫塔还有3年合作经历。他从2015年起担任柏林赫塔主帅,一个赛季后便将这支排名第15的球队带到德甲第7。首都球队虽然观赏性一般,甚至场面略显丑陋,却是每支球队都不愿意碰到的硬骨头。本赛季,拜仁和多特蒙德先后做客奥林匹克球场,都占不到什么便宜。半程结束前,赫塔还曾客场力克东部死敌莱比锡RB。达尔道伊的性格便是这支球队的DNA。

  赫利希球员时代司职前锋,他的到来使勒沃库森终于找回自我。赫帅对攻击线的打造颇有造诣,完全激活了利昂·贝利和福兰德这两名攻击手,一改罗杰·施密特和塔伊丰时代的进攻便秘顽疾。药厂德甲第三多的进球数是其重回欧战区的最重要原因。

  综上可见,将帅印交给一名前球员,其球员时代的球风和性格会对新东家施加很大影响,汉堡看中霍勒巴赫也正因为此。相比学院派教练,很多前德甲名将在技战术上略显粗枝大叶,但其精神层面对球队施加的积极影响绝对不可忽视。

  那么,一支球队应当如何在学院派教练和前球星中做出选择?这显然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与球队的人员配置、球队氛围和竞技目标等多方面因素有关。学院派教练对球队的长远规划颇有裨益,而久经沙场的退役球员则可以在短期内起到“速效药”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