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習類App亂像:跳出色情廣告 聊天室烏煙瘴氣

  • 发布日期:2022-06-20 05:51   来源:未知   阅读:

  北京市教委等三部門近日發布的《關於進一步做好教育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備案及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確,教育移動應用所提供的內容不得有消極信息、不良信息,不得出現游戲鏈接和廣告等;不得提供和傳播惰化中小學生思維能力、影響學生獨立思考、違背教育教學規律的“拍照搜題”等功能。

  這兩年來,由於疫情防控因素影響,很多孩子長期在家上網課,學習類App也不斷湧現,成為孩子們平時學習的重要助手。而與此同時,一些學習類App存在的諸如誘導廣告、涉黃涉暴等問題,讓很多家長感到不安。

  為揭露學習類App存在的問題及根源,探討整治之道,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記者進行了調查采訪。

  下載的自習軟件,成了孩子交友聊天的工具;學習類App中被插入大量廣告,不僅大大降低了使用體驗,還有一些涉黃涉暴的內容;推送的“免費領取×××”活動等有誘導未成年人充值之嫌連日來,不少家長就學習類App問題向《法治日報》記者吐槽。

  多位受訪專家認為,改善學習類App亂象,有關部門應當制定更為嚴格的法律法規,細化相關規定,同時讓行業知曉未成年人教育的重要性,去除商業化、娛樂化的氛圍。

  河北滄州的吳女士抱怨說,上小學的兒子借著學習的名頭下載了一款線上自習App,用得不亦樂乎,一段時間後學習成績明顯下降。她查找原因發現,孩子根本不是用App學習,而是聊天,“我體驗了下這款App,雖然有學習功能,但更像一款休閑娛樂App,聊天室裡更是烏煙瘴氣”。

  按照吳女士指引,記者下載這款App打開看到,裡面確實有不少“娛樂性”功能:自習區按照不同學段分布,可以設計自己的形象、裝飾模擬教室、上留言牆等。除了自習區,該App還有活動區和睡眠區,在活動區聊天室,用戶可以暢所欲言。

  記者隨機進入一間名為“K歌房”的聊天室,房間裡4個人聊得熱火朝天,一名網名叫“水生煙”的男生提出了談戀愛的想法,隨後借著“真心話大冒險”環節向另一名女生表白。在另一個5人聊天室中,一名叫“南音”的男生正在發言,髒話連篇,並催促在場的其他人和他一同。

  北京初中生“萌萌”告訴記者,這種罵戰在該App的留言牆上更多。記者來到留言牆看到,不少人在此公開對罵,言語十分惡毒;還有很多人在上面留下“交友找我、優質男友/女友”等信息。在“萌萌”提供給記者的一張App截圖上,上面一頁十幾條私信全是想添加她為好友的陌生人。

  “萌萌”說,她的一些同學上了學習類App,只是在自習室裡打個卡,便跑到聊天區和留言牆等處“網絡衝浪”。

  在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來,對於學習類App,特別是使用人群為未成年群體時,平臺方應當提供與此相符的管理服務,不應當用技術中立原則進行抗辯,這體現了對未成年人的保護原則,避免監管不力導致功能被濫用。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說,一些學習類App的制作者並非教育專業出身,制作的App有很強的商業性與娛樂性,這不利於兒童的學習成長,需要包括平臺方在內的社會各方負起責任,共同創造有利於青少年成長的環境。

  誘導消費一直是學習類App飽受詬病的問題之一。在第三方投訴平臺上,許多消費者稱自己在學習類App上被“免費領取課程”“一元搶課”等宣傳語吸引,點擊報名後,發現是無休止的推銷。

  記者下載了一款學習輔導App,注冊成為一名“六年級學生”。在瀏覽“直播課”欄目時,跳出“一元速搶”六年級高效復習特訓課程包的廣告,上面標注著“限量”兩字,點擊進入後還有搶購結束倒計時的提醒。

  就在記者准備退出廣告頁面,按下返回鍵時卻跳出一則提示:“恭喜你,獲得免費資料包,0元立享知識點清單和同步練習題”,點擊免費領取後界面跳轉到小程序,彈出一張二維碼照片,需要記者掃碼添加纔能領取。掃碼添加後,對方給記者發來三門課程的免費鏈接以及一個抽獎活動鏈接,在琳琅滿目的實物商品中,記者抽到的獎品為“26節視頻課”,而上述課程根本打不開。

  之後,一名叫“君君老師”的工作人員邀請記者加入課程群,自稱為班主任,要求學員們掃碼上課,直播課的老師講解了兩個解題技巧後,便開始推薦課程產品從2098元至3798元的學習大禮包。上完課,“君君老師”馬上聯系記者,繼續推銷學習大禮包。

  記者詢問不買學習大禮包能否繼續免費聽課?“君君老師”稱可以繼續免費聽課,但要想系統學習,必須繳費,現在下單學習大禮包還有優惠。

  次日,在課程群裡,“君君老師”反復強調學習大禮包的優勢以及優惠力度之大,群裡有6位“學生家長”表示已經報名。見記者沒有反應,“君君老師”向記者發來幾則消息,先是告訴記者秋季長期班今天開售,課程名額只剩3個,現在購買享受優惠的同時還有精美禮品相贈,隨後發來兩張介紹課程組合價格的圖片,價格為2098元至3996元。

  朱巍認為,當前學習類App的確存在大量誘導消費的情況,這些App開發商把未成年人當作“搖錢樹”,利用未成年人心智不全,父母在教育上投資不計成本的心理,打著“免費”“一元搶購”的幌子先吸引流量再誘使消費。這一亂象需要及時被整治。

  程方平認為,類似“一元搶購”這種商業性很強的營銷手段,不應被運用於教育領域,有關部門應針對這類現象加以規制。

  “好端端的學習App,點開全是垃圾廣告。”來自北京朝陽的張先生氣憤地說。他告訴記者,他家孩子經常借助電子設備來學習,可一些學習類App經常跳出各種廣告,有推銷廣告、游戲廣告等,有的廣告畫面或內容“少兒不宜”,嚴重影響小朋友的身心健康。

  記者在手機應用商城中隨機以“學習”“教育”等為關鍵詞進行檢索,下載了近百款學習類App,發現張先生所稱的問題較為普遍存在。

  如一款名為“兔小萌兒童樂園”的學習App,界面上展示著五花八門的小游戲,內容大多和幼兒識字、開發思維有關。玩這些游戲時,如果想要解鎖某個物品或道具,需要點擊觀看圖標上面的廣告按鈕,記者點擊後彈出的廣告竟然是“同城交友,寂寞可約”,配圖是衣著暴露的女性。繼續玩下去,接下來的三條也是此類廣告。

  在這款App的“寶寶看”一欄裡,視頻播放時也跳出了廣告,要觀看至少5秒纔能跳過。廣告品類很多,有的推薦黃色小說,有的推薦記賬賺錢小程序,還有的宣稱免費領取寶寶生活用品。想要去除掉這些廣告,需用戶開通價格為39元的連續包月會員、198元的包年會員或498元的永久會員。

  在該App主界面的右側,有一個藍色小電視圖標,點擊後界面跳轉到另一個名為“南雅小說”的小程序中,自動推送展示的小說內容十分露骨,包含不少性暗示和色情橋段。

  對此,朱巍表示,我國廣告法明確禁止這類涉黃涉暴廣告出現,未成年人保護法也有相關規定,以未成年人為服務對象的在線教育網絡產品和服務,不得插入網絡游戲鏈接,不得推送廣告等與教學無關的信息。

  程方平說,平臺方將App的商業性放在第一位,就容易導致這類現象,且會愈演愈烈,嚴重影響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有關部門應當進一步加大對相關現象的懲處力度,讓這類違法廣告不再出現於未成年人使用的App中。

  中國教育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有關部門應當依據已有的法律法規,嚴格執法,對這類App的責任主體進行規范。平臺方應當履職盡責,發現問題App及時下架處理,以保障未成年人擁有良好的學習環境。

  朱巍說,有關部門應建立完善未成年人系統和青少年模式,在技術層面加強對未成年人在使用各類軟件時的保護,保障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程方平認為,改善學習類App亂象,有關部門應當制定更為嚴格的法律法規,細化相關規定,同時讓行業知曉未成年人教育的重要性,多方攜手治理亂象,去除學習類App商業化、娛樂化的氛圍。

  “保障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不僅體現在學習類App的監管方面,更應該提昇全社會的意識,營造問題App人人喊打的局面,從根本上保護未成年人。”程方平說。